Facebook 想藉由「取消硬体」,达成 48 亿使用者

Facebook 想藉由「取消硬体」,达成 48 亿使用者

Facebook 创办人 Mark Zuckerberg 为公司订下一个清楚的目标:将使用者人数提高到 48 亿──这是 Facebook 目前用户数的 3 倍,同时以目前地球上 71.25 亿人口来说,这个数目等同让全球超过一半的人都在使用 Facebook。为了达成这个目标,Zuckerberg 的主意,是让开发中国家的人民也用得起网路。根据联合国的报告,开发中国家目前仅有 34% 的家庭,拥有网路设备,到了非洲,网路覆盖率更降低到只有 17%。

让上网更便宜的手段:拥抱开源

设法让上网更便宜,已经是许多网路巨头的共同想法,例如 Google。Google 着名的热气球网路计划 Project Loon,日前已经在斯里兰卡测试,目标是覆盖斯里兰卡全境,同时也计划与印度合作。Facebook 自己也提出过类似的计划,只是改用成太阳能驱动的无人飞机来散布网路讯号。毫无疑问,网路巨头的此举,已经开始对电信设备的营运商造成冲击,不过,其实 Facebook 还透过另一个较隐匿的手法,来降低网路设备的成本:採用开源程式码。

所谓开源,指的是免费分享原始码。有时它也代表由公司和许多个人互相合作,以减少产品的开发成本。目前许多数位产品也正在使用开源的程式码,例如 Google 的 Android,或是 Firefox 浏览器。而这类公司之所以支持并採用开源的程式码,主要是它们并不依靠销售产品赚钱──相反地,它们需要更多的使用者(以及他们的种种资料),来获取广告费,同时必须减少提供服务的必要成本──例如伺服器的採购或营运费用──来增加利润。

虽然直观上影响不大,不过採用开源软体,其实已经对科技产业产生巨大影响。例如在 90 年代中后如日中天、2000 年时估值达 1100 亿美元的昇阳电脑(Sun Microsystems,当时主要的业务成长来自伺服器与工作站),到了 2009 年却被软体巨头甲骨文公司(Oracle Corporation)以总额 74 亿美元收购。昇阳的失利,一部份正是在与 Linux 的价格竞争中落败──后者作为开源软体,已经广泛地应用在各种电脑平台,包括昇阳赖以维生的伺服器。

消减硬体门槛:一切硬体都连接到 Facebook

目前,Facebook 自己,也正在更多地採用开源模式开发自家产品,甚至将自己的后台架购开源──此举或许能複製 Linux 的模式,将各种网路电信设备的产品价格挤压下去,降低上网成本。此外,除了拥抱开源,Facebook 也筹办了一个旨在降低上网成本的组织 TIP(Telecom Infra Project),并获得 NOKIA 的支持。而出售各种上网装置或软体的思科(Cisco Systems),日前也宣布将捐赠软体给 TIP,以增加自己软体的使用率,维繫营利。

对此,Facebook 的工程副总裁(vice president for engineering)Jay Parikh 表示,他们的目标是让上网速度快上 10 倍,或是让上网的成本降低 10 倍,亦或两者兼得。而这幺做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让用户能完整且彻底地体验 Facebook,不论是经由虚拟实境(Facebook 已经花费 20 亿美元收购了 Oculus VR),或是影片。为了达成这个目的,在某种程度上「消灭硬体」(至少在价格上降低门槛)、拥抱软体,就是 Facebook 想做的事。

日前,Mark Zuckerberg 也在一场开发者大会上表示,他认为现在一些实体的东西,例如电视,未来会变成 Facebook 网路生态系中的一个虚拟 App──而且要价仅 1 美元。 换句话说,Facebook 的目的是让每家不同的硬体产品,都跑着差不多一样的软体内容(例如不论 Android 或 iOS 都在使用 Facebook),或者把一个极度便宜的硬体产品(例如 Facebook 自家的 VR)推广到全球用户,然后让各家开发者在上面的 Facebook 生态圈里创作 App,而 Facebook 正开始尝试追求后者。

对此,Facebook 的首席技术长 Mike Schroepfer 表示,为了推广这样的单一硬体产品,他们正尝试把 Oculus 头戴装置,从 600 美元的售价调降到 5 美元。「这个世界已经有足够多的手机。如果能让手机变少一些,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不过,目前仍然不清楚,未来究竟会是每个人持有多种电子设备,还是会变成只在像 VR 这样的单一产品上体验一切。」他说。

从 PC 和手机里逃脱,成为独立的虚拟帝国

很显然,Facebook 除了想藉由低廉的硬体产品,扩大自己服务的使用率并掌控自己的平台(就像许多中国的手机厂商正在做的事),也想要将 Facebook 从目前许多基础硬体里解放出来,不再依赖其他产品或公司,例如被苹果和微软统治的手机与电脑产业。而价格极低廉的 Oculus VR──这项潜力极大的技术目前仍未出现微软、苹果与 Google 般的统治者──就给了 Facebook 一个订製自家平台基础的空间。

不过,Mark Zuckerberg 自己也承认,这是一个至少 10 年起跳的大计划。10 年不远,但对科技产业却接近永恆。而 Facebook 能否取消硬体门槛,并降低全球电信业整体的上网成本,从而建立自己的虚拟帝国,对于许多硬体厂商来说,只是个言之成理的幻想。例如爱立信(Ericsson)的首席技术长 Ulf Ewaldsson 便表示,这不是单一的公司能创造的处境,而是需要整个电信产业一起努力。

此外,像是苹果这样的硬体厂商,也正在强化自己建立的软体生态(苹果甚至拿出开源的程式语言 Swift),即使是软体巨头微软,也反过来推出 Surface 系列,希望得到 Windows 产业更多的主导权。因此 Zuckerberg 的计划是否可行,还需要时间来证实。